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逐仚_ 第七十九章 为救叶郎闹圣灵-

时间:2021-05-28 18:58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青衣潇然小说逐仚 第七十九章 为救叶郎闹圣灵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“万载泉灵!”

    深殿以内,李淳元听罢李景明所述,不由得神色大动:“你所言确真?果真是那由万千灵泉虽诞生的先天圣物!”

    “千真万确!”李景明沉着脸道:“只是那着黑衣,背木剑的小子胆敢在我眼皮子底下劫走灵物,我已派人去寻找,只恐怕人手不够。”

    李淳元数千载风霜雨雪,听闻李景明的几句话,便知晓了他的心思。李景明本是要私吞此宝,不过中间变故难以收拾,才会来找父亲求助。

    修道之人私欲如此,便是亲生父子也尽显隔阂。

    李淳元抚须沉思片刻,出言道:“你大闹了半山庄园,田下事必然已经知晓,若被他先找回万载灵泉便不好办了。此事切莫再去声张,只言此人偷你道场宝物,方才搜寻捉拿,可明白?”

    李景明点头道:“孩儿明白,只是如今……”

    李淳元一摆手:“田下事我自有办法对付,你去寻宋白凡、楚问枫二人与你一同搜寻,若有事端,不可鲁莽冲动,先来报为父定夺!”

    “孩儿遵命!”

    李景明迈步离去,李淳元神色变幻,难掩激动之情。若得万载泉灵,他必然能更进一步,成就天象明微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圣灵教所在小世界除三十六山涧,七十二绝巅外,大都为山林溪沼,教中禁地。内中或妖兽潜伏,或禁制暗布,凶险非常,故而要找寻一个人并不容易。

    一处水泽边上,疯医好不容易追赶上田下事,喘着粗气道:“你这老东西,究竟发生什么事了,连与我斗嘴的心思都没有了?”

    田下事面色难看,他只恐怕灵儿与叶凌已经落入他人之手,若果真如此,自己实不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疯医见他不语,心中更是害怕。他二人相交上千载,彼此秉性心知肚明,田下事从来都是处世淡然,不争不求,唯有对他那些花花草草尽心尽力,实在没见过他这般急切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这该是怎样天塌地陷的事情,让这老东西这般急躁。话说天塌地陷他也不会如此,难道还有比天塌地陷更可怕的事情?”

    疯医心里想着,面上紧跟着田下事,只恐怕要发生什么大事。

    正行间,自远处踏空而来一名教中弟子,冲田下事拱手一礼:“弟子见过供奉长老!”

    二人停下脚步,皱眉问道:“何事?”

    “李堂主有请供奉长老殿中议事,此事紧急,请长老即刻随弟子前往!”

    田下事默然半响,似乎想到些什么,但仍点了点头道:“我知道了,烦请头前带路!”

    “供奉长老请!”

    田下事随那弟子离开,留下了疯医。

    但临走前,田下事曾给疯医传音,疯医暗自记在心上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圣女宫中一片静默,盛清瑶靠在床边,神色木纳,心思早已跑到九霄云外。思春的女子总是如此,无可避免。

    不多时,秋雨和晴岚自外边回来,晴岚抱怨道:“真是的,找小偷竟然找到我们圣女宫来了,要不是看他们是李景明的人,我早就……”

    话未说完,盛清瑶便转头问道:“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晴岚道:“一群日堂的弟子在教中四处找人,说是有一弟子偷了李景明道场里的宝物,正在找这个小偷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盛清瑶闻言眉头一皱,那李景明虽然修为不低,可终究算是教中二代子弟,自小飞扬跋扈,又时常有心纠缠盛清瑶,故而闻听他名十分厌恶。

    秋雨拉了拉晴岚衣角,晴岚这才想起这些天盛清瑶因为叶凌失踪心情不好,又在她面前提起李景明更是添堵,赶紧吐了吐舌头,小心道:“我多嘴了,让瑶姐姐不高兴了。”

    盛清瑶微微苦笑,她不高兴的事太多,这算得了什么。

    正这时候,盛清瑶突然起身,看向宫外,那护峰禁制竟然被人突破,一邋遢老头儿转瞬立在宫殿门口,笑道:“恕小老儿无礼了!”

    盛清瑶认得此人,自号疯医,并无名姓。教中一些长老称呼他为疯道人,虽是教中供奉,但一直沉迷炼丹配药,却从未成功,与别人交往也不多,故而神秘莫测。

    疯医迈步走进大殿,吓得秋雨和晴岚急忙躲在盛清瑶身后,让疯医十分不满,冷哼道:“你们这些头发长见识短的小姑娘,只知道以貌取人,早晚被那些外表俊俏,内心险恶的小白脸骗得伤心欲绝!”

    盛清瑶微皱眉头,心中对这邋遢之人也有抵触,便问道:“前辈,你到此有何贵干?”

    疯医也就开门见山的道:“田下事让我来传话,李景明正在寻找那个小子,若不想他出事,赶紧去组织李景明吧!”

    说罢,疯医转身离去,眨眼睛便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听闻此话,盛清瑶心头一阵,又惊又喜,急忙道:“秋雨,晴岚,李景明现在何处?”

    晴岚道:“我刚见他与其它弟子一起往栖霞峰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跟我来!”

    宫门大开,三女急掠而出便攀上了云端,雾霭缭绕之间,俯瞰底下锦绣河山,就见那各处紧要,都有人在来往,看来果是搜寻什么。

    盛清瑶皱了皱眉头,直奔栖霞峰。

    那栖霞峰光芒万丈,瑞彩千条,山崖边有蓝衣李景明,手摇道扇,面色沉静。身后两人,一人头戴玉冠,身着道服,白面如雪;一人黑衣如墨,面色冷峻。

    白面者名叫宋白凡,黑衣者唤作楚问枫。二人乃李淳元座下亲传弟子,一身修为达至盈冲,实力不俗,远超同辈。

    宋白凡略有些不耐烦,说道:“李大公子,不过是要寻一个打杂的无名下人,何必非要劳动我们两个呢?”

    “这些天正是紧要时候,”李景明沉声道:“教中内外不可出半点差错,你难道不知?”

    宋白凡微微一笑,语气怪异:“我自然知晓,毕竟我的道府里井井有条,并无差错,也丢不了什么贵重的东西。大公子家私丰厚,却也记得详细,连小小蟊贼也难逃法网啊!”

    李景明瞪了他一眼,虽然这宋白凡是自己父亲的弟子,但二人一直关系不和,眼见着李景明丢脸,宋白凡自是要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一旁楚问枫对二人斗嘴不屑一顾,他望向远空,见到了飞来的盛清瑶,拱手一礼:“拜见圣女!”

    “拜见圣女!”

    李景明和宋白凡见了盛清瑶眼前一亮,急忙施礼,但随即目光便停下盛清瑶面庞上,满脸错愕: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是怎么回事?圣女,你脸上的伤痕是何人所为?”

    “谁敢伤我教圣女,我必将他碎尸万段!”

    闻言,盛清瑶伸手抚在自己的伤疤上,原来她出来的匆忙,忘记戴上面纱,倒是被他们见到了伤痕。

    好在秋雨心细,将预备的面纱递给盛清瑶戴上,这才对三人道:“我听闻你三人在教中大肆搜捕一人,可有此事?”

    身后二人看向李景明,李景明道:“确有此事,我那道场失窃,因此正在拿贼,惊扰了圣女,实在有罪。”

    “失窃?”

    盛清瑶闻言自是不信,叶凌怎么会去李景明那里偷东西,便问道:“丢了何物?”

    “一件道器!”

    “是何道器?”

    “玄阶下品,一把神刀。”

    盛清瑶轻笑:“一件玄阶下品道器,也值得李大公子如此兴师动众?恐怕内有蹊跷吧!”

    李景明摇着道扇,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:“教规森严,不可姑息养奸,若不正之风从此而开,以后如何管教弟子?”

    “哦?”盛清瑶道:“既如此,当交给辰堂弟子去处理此事,为何你日堂弟子四散而出,搅扰清静?”

    “捍卫圣教宗法,何分你我?”李景明笑道:“身为圣教弟子,自当义不容辞。更何况此事因我道场所起,我又如何能够推诿给他人。”

    盛清瑶见李景明绝不放弃,实难猜测之前与叶凌有了什么瓜葛,莫不是叶凌身上有何神物,使李景明动了贪念?

    宋白凡自是看不惯李景明惺惺作态,便对盛清瑶道:“瑶姑娘,这点小事,我们就不必烦心了,近日打坐略有心得,不如与我同回道府一叙,如何?”

    盛清瑶摆手道:“这几日教中寿典大事,李景明你如此行事,弄得人心惶惶,岂不被外人笑话,还不赶紧罢手,我同你一起去见高堂主,请辰堂调查。”

    李景明眉间一挑,也不知盛清瑶为何要插手这件事,但因为内中缘由,他自是不会同意,便摇头笑道:“圣女好意,在下心领,只是我已派出诸多弟子寻找,相信很快便会有了结果,就无需劳烦辰堂弟子了!”

    说话间,有弟子前来禀报:“回公子,栖霞峰已经尽数搜查,并未见有盗贼踪影。”

    李景明点点头,道:“既如此,我们去下一处。圣女,我们还有要事,恕不奉陪!”

    正待他要离开时,盛清瑶突然挡在他面前,冷声道:“你莫不是执意要毁了教主的寿典?”

    李景明面色一沉,道:“圣女所言,在下可吃罪不起,此事我已经禀告了父亲,不然宋白凡与楚问枫又怎么会与我一道前来?”

    此事竟被李淳元知道了!盛清瑶心中一惊,但她如今关心则乱,根本无从思考一个万全之策,只好一口咬定他们破坏寿典,不许他们离开。

    宋白凡巴不得盛清瑶与李景明冲突,不断在旁添油加醋,鼓动二人矛盾升级。楚问枫倒是无意于此,静静立在一边旁观。

    李景明阴沉着脸,心中暗道:“臭娘们,早晚有一天要你在我身下求饶!”

    话虽如此,但盛清瑶身份尊崇,他此刻也不敢得罪,只好冷声道:“圣女,不如我们一同面见日堂堂主,再做定夺!”

    李景明以为盛清瑶看不起自己,但总要给他爹李淳元几分薄面。

    哪知盛清瑶根本不和他商议,只见她周身道韵连绵,身后大道虚影渐渐显现,水汽弥漫,掌心一股水流汇聚,娇声喝道:“你若再不停下,别怪我不客气了!”

    盛清瑶明白,若是随他去见了李淳元,她自是无法反驳。想要阻止他父子二人,便是要搞乱,以平乱之名搞乱,才能破局。

    于是,盛清瑶道力流转,水系大道弥漫当空,将李景明包围其间,随时都能出手。

    宋白凡与楚问枫尽都皱起眉头,他二人虽是旁观,却也没想到盛清瑶如此果断便要出手,印象当中,圣女绝非此等莽撞之人,内中恐怕还有别的因由。

    李景明面色阴沉,手中水火无极扇沟通水火大道,两股相克之力环绕周围,护住道身:“盛清瑶,你这是何意,难道是故意而为?”

    盛清瑶不答,一掌拍落,漫天水汽凝结成滔天巨浪,震落而下,涤荡虚空。

    李景明眉头皱紧,手中道扇流光溢彩,水火之气凝虚化实,红、蓝两条巨龙咆哮而出,迎上打头巨浪。

    半空中道力拼杀,虚空撕裂,那大浪之中暗藏杀机,两条巨龙没入其中如入囚牢,立时被纠缠住挣脱不得。

    李景明见状,轻喝一声,火系大道衍化虚空,道扇一挥,立时一座火焰大山缓缓凝现,热浪滔天,便是虚空似乎也跟着燃烧起来,荡起层层涟漪。

    神念一动,火焰大山震落下去,那滔天巨浪立时被压下几分,水势稍减。

    不过趁此时机,盛清瑶身形闪动,竟来到李景明身侧,一掌派去,破开音障,撕裂虚空。

    李景明心头一惊,手中道扇挡在身前,迎上盛清瑶这一掌。

    两相碰撞,又是一阵激烈震荡,周围虚空崩塌,碎片掉落。

    盛清瑶身形退去,掌心处白烟飘动;李景明的水火无极扇上,火焰滚滚,只是中间一道掌印处灭了烈火,不过随即被水汽充斥。

    盛清瑶冷哼一声:“若没有你老子给你的扇子,你早已经死在我掌下!”

    李景明心中惊骇,他自然知道自己不是盛清瑶对手,但没想到二人差距竟如此大,即便是有水火无极扇相助,他仍被盛清瑶稳稳压了一头,并无还手之力。

    但他面上不能害怕,冷笑道:“圣女果然厉害,不过我无心与你争斗,你现在让开还来得及!”

    “凭三言两语就想吓退我?”

    盛清瑶双手自身前结印,水系大道衍化虚空,身背后有滔天巨浪,汹涌澎湃。与此同时,天际云层密布,竟然下起瓢泼大雨,只是那雨水在近盛清瑶身时便自行飘开,不曾打湿衣角。

    李景明心中自知不敌,急忙将水火无极扇祭在当空,那扇面轻动,一股股毁灭之力随着风呼啸而出,将来袭的天雨湮灭。

    他急忙向宋白凡与楚问枫传音道:“叫你们两个来,可不是只看热闹,还不快来相助!”

    宋白凡幸灾乐祸的道:“早听闻师父给你的水火无极扇十分了得,今日见了才知传言非虚,你有此宝在手,何用我等相助?”

    一旁的楚问枫有些看不下去,他知道李景明此刻只是强撑,很快便会败下阵来,故而欲出手相助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他被宋白凡拦下道:“师兄莫要急,想他李景明自仗是师父独子,平日里嚣张跋扈,从不将你我放在眼里,今日正好借圣女之手,杀杀他的锐气!”

    闻此言,楚问枫便将迈出去的脚收回,不再冲动。

    李景明见他二人无意相帮,暗自咬牙记恨。却不料正这时候,盛清瑶化道为掌,蔚蓝色掌印拍落下来,正落在水火无极扇上。

    道韵撕裂,无边气浪荡向四周,几乎将整片天空颠覆。

    四周仙山洞府里,无数弟子皆被惊动,纷纷将目光投向这边,更有不少人踏空赶来,想要查看究竟。

    这一掌盈冲之威,将那水火无极扇拍落回原形,护体道韵破裂,光辉黯淡,飞回在李景明手中。

    那李景明大吐一口鲜血,摇摇欲坠。这一击使得水火无极扇受了不小损伤,连带着他也心神受损,堪堪撑住。

    盛清瑶收敛道势,见四周多股气息朝这边汇聚,她心中便知晓,如今动静已经惊动了各方,她的目的算是达到。

    李景明抹了抹嘴角血迹,冷笑道:“难道你真要取我性命不成?”

    盛清瑶亦冷声道:“便是如此,也是你咎由自取,怨不得我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一道狂风漫卷,挡住了盛清瑶去路,楚问枫立身风墙之后,拱手道:“圣女,李景明有何得罪之处,您自当出手训诫,如今既已经惩治,还需给他改过从新的机会,我等借为圣教弟子,不当为些许小事而彼此结怨,还请圣女高抬贵手,饶恕于他。”

    盛清瑶知晓楚问枫此人,天资聪颖,道缘深厚,教中同辈弟子中修为甚高,且为人虽沉默寡言,却处事得当,以大局为重,是难得的人才。

    身背后晴岚也悄然来在旁边,低声耳语道:“瑶姐姐,许多弟子长老正在赶来,我们不能把事情闹的太大啊!”

    盛清瑶心中有数,冷声道:“今日看在你楚师兄的面子上,我便暂时饶他一回,以后若是再犯,就休怪本姑娘无情!”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